苏州尚礼礼品有限公司

苏州尚礼礼品有限公司

电话: 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正文

五千年中华文化很给力 理当在世界传播

编辑:苏州尚礼礼品有限公司  时间:2013/01/18

    在日前召开的“中国收藏文化创新论坛”期间,笔者采访了横店集团创始人、横店“四共委”(共创共有共富共享工作委员会)主席徐文荣先生。围绕“发展民间收藏事业”这个话题,徐文荣发表了许多非常有见地的观点,同时对当下收藏界存在的一些弊端提出了尖锐的批评。

    五千年中华文化理当在世界传播

    笔者:您对我国的文物保护政策,尤其是对文物外流,怎么看?

    徐文荣:五千年的中华文化应该允许在全世界传播,艺术品对外交流的政策应该进一步开放。我建议有关部门的领导同志,应该在观念上、心态上借鉴大唐盛世,向唐朝学习。我国在经济上改革开放已经30多年,文化上也应该打开国门,大力提倡开放。历史上,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和“海上丝绸之路”,既打开了世界经济市场,也使中华文化传播到了全世界。我们的丝绸、茶叶、瓷器等换回了西方大量的金银珍宝,使中华帝国成为当时全世界最富最强的国家,被视为“天朝”。

    我们应该有这样的自信,不管东西放在中国还是外国,那都是中国文化的传播。大家都说:文化无国界,艺术无国界。实际上,从古代到今天,一直以来,各种文物、古玩、艺术品,都通过种种途径,包括合法的和非法的途径在内外流通,既有流出去的,也有流进来的。目前,国内存世大量古玩艺术品,为什么不能索性把政策放开,允许并促进它们在全世界流通呢?

    笔者:事实上,民间收藏为国家抢救了很多国宝。放在博物馆的毕竟是少数,绝大多数的藏品都是在民间得到保护,有序传承的。您对此有什么看法?

    徐文荣:假设4个国家级博物馆每个有10万件藏品,共40万件;省级各类博物馆有200个,每个藏品2万件,共400万件,加起来也不到500万件。而民间收藏家据说有7500万人,我们就算其中1000万人,每人有藏品100件,一共就有10亿件。这几年,地下的、海里的、以前民间私藏不敢拿出来的珍品,都出来了,大量地出现在各地古玩市场、民间博物馆和民间收藏家的手里。这些东西,数量上比官办博物馆的藏品多几百倍,质量上也有许多顶级宝贝,是官办博物馆里所没有的稀世珍宝。

    这是客观现实。如果你是一个唯物主义者,就不能闭着眼睛,硬是不承认这种现实。我们要把眼光放长远一些,“藏宝于民”,也就是藏富于民,是真正永久保护历史文化的重要途径,是利在当代、功在千秋的大好事。

    所以,政府部门还应该承认和重视民间收藏的价值,对有关的法律、法规、政策进行必要的修订,鼓励民间收藏,做好对民间收藏的服务工作。要进一步解放思想,开放古玩艺术品在国内外市场的广泛流通,支持民间收藏事业不断发展。

    破除保守思想支持民间收藏

    笔者:目前在古玩艺术品的鉴定问题上,鉴定专家之间的意见不一致,观念上存在着很大的分歧,对许多古玩艺术品的鉴定结论相互矛盾,你说是真的,我说是假的。特别是某些所谓的鉴定专家,对民间藏品采取一概否定的态度,认为只有国家博物馆里的藏品才是真东西,只有从皇宫里出来的,或者从坟墓里挖出来的才叫文物。这种思维方式和价值取向,你觉得对吗?

    徐文荣:这是极大的错误!这种保守思想必须破除,必须彻底批判!什么叫文物?我看,凡是年份够久的(例如100年以上),品质优的,艺术美的,都应该承认是文物。不管是皇宫出来的还是民间使用的,不管是原创的还是后代仿造的,凡属五千年创造的古代艺术品,都应归属于文物。难道汉代仿商周的、宋代仿唐代的、清代仿明代的,就都属于赝品,统统排斥吗?难道民间制造或使用的,就是再好的东西也一文不值吗?如果持这种观点,那么我们浙江的良渚文化、河姆渡文化,都是民间的东西,就没有研究价值了?就不用保护了?这显然是极其荒唐的。

    笔者:据我所知,某些所谓鉴定专家以“正统”自居,戴上官帽就觉得老子天下第一,派性严重,对那些支持民间收藏、受到民间收藏家信任和拥护的专家进行排挤、打击。对这种“学霸”、“藏霸”作风,你的看法怎样?

    徐文荣:对此我感到非常气愤!

    我认识一位著名的文物专家,叫孙学海,80多岁了。孙学海先生有60多年鉴定文物的经验,在文革中执行周总理的指示,保护了成千上万的珍贵文物,可以说为国家立了大功。他在横店对媒体说:“我的一个深切感受是,大量的珍品存在于民间。有些对收藏领域了解不深的朋友固执地认为,只有国家和地方博物馆收藏的才是真品,民间收藏没有好东西。这其实是一种错误理解,事实上,故宫博物院馆藏品的许多文物也是来自民间。”我认为他尊重历史,尊重事实,他讲得很有道理。

    可是,就因为他支持民间收藏,就受到文物鉴定部门和某些所谓专家的排挤打击,向他头上泼污水。有的“专家”公开说:“孙学海讲这东西是对的,我们偏偏说不对;孙学海说这东西不对,我们偏偏说是对的。”闹派性到了不顾客观事实的程度,这种人还有什么资格称为“专家”?我认为,那些攻击孙学海先生的人,恰恰暴露了他们自己才是“伪专家”。

    我认为,为了让文物鉴定专家队伍保持纯洁和健康,反倒是应该把这种 “伪专家”清除出鉴定专家队伍。因为他们闹分裂,闹派性,颠倒是非,混淆黑白,是历史的罪人!对那些没有多少真才实学,闭着眼睛说瞎话的“伪专家”,必须坚决打击和制裁,让他们彻底孤立、失去市场。

    过去说:“秀才不出门,能知天下事。”有的专家也认为,自己不出门,能知天下事。我要问:你以为自己是天才吗?你的天有多大?你那个博物馆里的藏品,比得上浩如大海的民间收藏吗?你敢说自己什么都见过,什么都知道吗?天才也不可能无所不知,不可能未卜先知!

    认为自己是“天才”的,往往是个骗子!我还是相信“实践出真知”这句话。所以,希望鉴定专家们走出院门、馆门,到民间去,学习、认识民间珍贵的文物,在实践中历练,不要用僵化的思想,在不了解、不交流的情况下,全盘否定民间的东西。

    一个好的鉴定专家,有良知、坚持正义的鉴定专家,就应该解放思想,重新学习,尊重客观事实,让民间的好东西得到应有的认同。我感到非常高兴的是,象孙学海先生那样的好专家、支持民间收藏的专家越来越多了。我坚信,这种与时俱进的正确观念,必将成为鉴定界的主流。

首页
邮箱
咨询